国居保卡,已经9大国家数据库权威审核,获评“国家电子商务试点示范企业”可放心访问>>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解决方案 报销中心 求医问药 保健品超市 新闻资讯 案例展示 会员中心 联系方式
新闻中心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最新公告
各地办事处项目启动
居保中心
热门问题
社会公益
养生宝典
健康资讯
机构动态
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门问题
 

宾县82岁抗美援朝老战士廖占江昨晨去世 临终前签下遗愿

更新时间:2017-02-25 09:32:41点击次数:1308次字号:T|T

“命是战友捡的 我捐遗体替他们回报社会”

宾县82岁抗美援朝老战士廖占江昨晨去世 临终前签下遗愿

今日4时10分,宾县82岁的廖占江老人在7个子女的陪伴下停止了呼吸老人睡姿安详,消瘦的双手还紧紧抓着儿女的手。儿女们含泪拨打了哈尔滨眼库和哈尔滨医科大学志愿捐献遗体接收部门的电话。一个月前,他在角膜和遗体捐献协议上亲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父亲是一名抗美援朝老战士,常念叨命是战友捡回来的,相比牺牲的战友,他很幸运,他要替战友好好活下去,好好回报社会。捐献遗体和角膜是他最后一个心愿,实现了,也满足了。”当日下午,廖占江的小女儿廖革学向记者讲述了老父亲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15岁瞒家人参军 多次战斗致8级伤残

“刚15岁就瞒着家人参军,正好赶上抗美援朝战争,一去就是4年”

22日9时许,哈市眼科医护人员赶到廖占江老人家。从头到脚仔细整理了一下父亲的衣服,再看一眼父亲的面容,廖革学和哥哥姐姐们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卧室。“父亲走得平静安详,他最后的心愿我们得支持”。医生在里面进行眼角膜剥离,廖革学紧攥着双手和大哥廖文学含泪互相安慰着。

“我父亲1934年生人,1949年10月,刚15岁就瞒着家人参军,正好赶上抗美援朝战争,一去就是4年。听说当时把爷爷气的要打断他的腿”。廖革学告诉记者,廖占江老人参加过多次抗美援朝战斗,身上至今留有8级伤残。

宾县82岁抗美援朝老战士廖占江昨晨去世 临终前签下遗愿

炸晕摔坑里被土埋住 幸被战友救出

“一名不知道姓名的战友看到父亲露在外面的衣角,扒土将他救了出来”

“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们讲他在战场上的事,父亲说他的命是战友捡回来的,他比战死的战友幸运,要回报社会,替战友好好活着。”廖革学说,廖占江老人1953年10月退伍后,就到宾县运输公司工作。“父亲曾和我说过,大约1951年的时候,他和战友们向一个高地冲锋,这时天上的飞机扔下来一个炸弹,正好落在父亲附近炸了一个两三米深的大坑,父亲被爆炸余波炸晕摔到坑里,后来被别的炸弹掀起的土埋上了,后来打扫战场时,一名不知道姓名的战友看到父亲露在外面的衣角,扒土将他救了出来。”

廖革学说,“奉献社会”这四个字常挂在父亲嘴边,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父亲在运输公司先后当过会计股长、工会主席、交通经理等职务,直到1994年退休,一直兢兢业业。有时母亲看有人收红包、上班时间办私事就和父亲念叨,父亲每次都说,命都是捡回来的,活着就得好好干,要不然对不起战友。”

和廖占江老人做了60多年邻居的刘显忠老先生告诉记者,老廖是他的好朋友,抗美援朝志愿兵出身,为人正直,无论谁家有困难都主动帮助。“老廖走了还捐献身体,我佩服他。”

宾县82岁抗美援朝老战士廖占江昨晨去世 临终前签下遗愿

30年前就计划捐献 7名子女支持父亲决定

“2月22日,父亲强撑着身体和哈尔滨眼库及宾县红十字部门签了捐献协议”

11时许,拉着廖占江老人遗体的车缓缓驶出小区,渐行渐远,驶向哈尔滨医科大学志愿捐献遗体接收部门。廖革学和哥哥姐姐们静静地站在小区门前,“慈爱的父亲永别了,这是最后的送别。眼角膜成功剥离,现在身体也捐献给了科研部门,父亲的心愿,我们帮他实现了。”

今年62岁的廖文学告诉记者,父亲母亲1954年结婚,母亲3年前去世,他最小的妹妹廖革学今年50岁,他们兄妹7人非常和睦。廖占江老人50岁时,有一次吃饭曾提过要捐献遗体,当时他们都没在意。“今年大年初八父亲说嗓子痛,吃啥吐啥,我们带他去检查,确诊为晚期食道癌。因为父亲和我们就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也就没瞒他。他当时很震惊,第二天就让我们找红十字会签捐献协议。我们商量了好几天,虽然心里难以接受,但看父亲那么坚持,最终决定支持他的决定。2月22日,父亲强撑着身体亲自和哈尔滨眼库及宾县红十字部门签了捐献协议。”

廖革学告诉记者,父亲有很多奖章,是抗美援朝时得到的,但是父亲很少拿出来,后来几次搬家都找不到了。“父亲走了,在常人眼中,他是一个平凡的退伍老战士,一个退休老工人,但在我们心中,他是一名伟大的父亲,为了感恩,贡献了一生,倾其所有。”

宾县82岁抗美援朝老战士廖占江昨晨去世 临终前签下遗愿

眼角膜活性高 最少能为两个人带来光明

“我们正在对适配者进行检测,两周内就能进行移植”

据哈市眼库工作人员岳超英介绍,接到廖占江老人家属电话后,她和医护人员9点多赶到宾县,12点多带着剥离的眼角膜离开。“老人虽然岁数大但生前身体很硬实,角膜活性好质量很高,可以移植,最少可以给两个人带来光明。我们正在对适配者进行检测,两周内就能进行移植,让适配者重见光明。”

岳超英表示,捐献眼角膜不限年龄,各个年龄段的角膜都有用处。“这几年签捐献协议的人越来越多,去年就有50人签了捐献协议,希望将来有更多的人捐献,把光明带给更多的人。”

(编辑:admin)